日媒急了:美国人都积极参加亚投行年会 日本人却“消失”了

2022-11-05 14:25:00
bradley
原创
82

  日媒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英文简称:AIIB)6月下旬在印度孟买举行年会,在主要国家中,只有日本没有派出官方代表和观察员。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7月4日报道,在全球主要国家中,除日本外,美国也没有加入亚投行。但如果按国籍观察亚投行年会的与会者,继东道国印度、最大出资国中国、派出财长哈蒙德参加的英国之后,来自美国的与会人数高居第4位。

  报道称,除了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相关人士之外,来自民间金融机构、大学、智囊组织、作为登台演讲者和观察员参加的美国人很多。国际机构相关人士中也包含美国财政部出身者、曾任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和地区联邦储备银行的人士。

  报道还称,另一方面,从日本来看,政府和日本银行(央行)自不必说,就连来自国际机构、学会、民营企业的日本籍与会者也完全没有。除了以个人身份担任亚投行顾问的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以外,只有数名驻印度的日本人作为听众参加本次亚投行年会。

  报道还指出,对于现有的国际金融机构来说,亚投行的登场意味着银团融资的风险分担伙伴增加。实际上,亚投行自2016年初业务启动以来,在短短两年半时间里,与世界银行和亚开行合作,已经对外提供40亿美元融资。在债务违约风险等审查(尽职调查)方面依赖作为先辈的多边开发银行,同时开始了努力运作。结果,全球的主要多边开发银行全都开始将亚投行算作银团融资的伙伴,亚投行作为国际机构的存在已经确立。

  亚投行融资项目的管理者和审查负责人很多都曾任职于世界银行或亚开行等,工作人员简直就是来自。顺便说一下,在亚投行年会上应对媒体的两名公关负责人是加拿大人。

  报道称,对于亚投行,印度则作为第二大出资国积极参与,这也是中立性和公平治理等亚投行承诺得到信赖的证据。

  报道称,有很多来自美国的国际金融相关人士参加亚投行年会,可以解读为美国也承认亚投行作为国际金融机构的作用,正在加强人员参与。如果只有日本始终坚持“绝交”状态,在亚洲开发合作这一对日本外交极其重要的领域,日本的影响力有可能显著下降。

  参考消息网7月2日报道日媒称,作为专注于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的国际金融机构,亚投行的存在感正稳步提升。日本应该在战略上深化与亚投行的关系。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站7月2日报道,中国主导设立的国际开发金融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在印度孟买召开了第3届年会,提出把今年的投融资规模同比扩大4成,增至35亿美元的目标。

  报道称,虽然亚投行的规模比亚洲开发银行(亚开行)小,不过作为专注于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的国际金融机构,亚投行的存在感正稳步提升。日本应该在战略上深化与亚投行的关系。

  报道注意到,2016年亚投行成立之际,存在一些担忧意见。不过,从亚投行过去2年多的运营情况来看,担忧的声音出现减弱。截至目前,亚投行大约2/3的融资是与世界银行或亚开行等实施的协调融资,慎重对案件进行审查的姿态得到了一定好评。

  报道称,亚投行计划年内首次发行债券,如果进展顺利,投融资规模被认为也将进一步膨胀。随着业务的扩大,确保人才成为当务之急。

  报道还称,在主要国家中,只有日本和美国没有加入亚投行。由于加入亚投行需要实施巨额出资,有必要慎重判断,不过考虑到当初的担忧已经减弱,似乎应该积极考虑加入亚投行事宜。

  报道认为,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需要巨大,事实上无法仅靠国际金融机构确保全部所需资金。在美国更关注内部的倾向加强的背景下,日本需要有把民间资金和亚开行、亚投行巧妙组合起来的智慧和方法。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杨天舒):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第三届理事会年会25日至26日在印度孟买举行,年会主题为“助力基础设施融资:创新与合作”,来自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媒体的代表3000余人参会。

  本届年会将首次举行亚洲基础设施论坛,以探讨如何激活、吸引更多资本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目前,亚投行董事会已经批准向印度国家投资和基础设施基金投资2亿美元,用于道路、住房和城市发展。董事会副总裁兼首席投资官潘笛安表示:“我们的投资反映了亚投行致力于支持印度政府推动基础设施投资和动员私人资本发展的努力。”

  亚投行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多边开发银行,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成立宗旨是促进亚洲区域的互联互通和经济一体化进程,同时加强中国与其他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合作,是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

  参考消息网6月25日报道《日本经济新闻》6月24日刊文称,亚投行融资对象覆盖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中东和中亚国家,作为国际金融机构的地位逐渐得到巩固。

  文章称,中国主导创设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25日至26日将在印度孟买举行第三届年会。印度目前已成为仅次于中国的亚投行第二大出资国,作为投资对象的地位也开始凸显。这次年会的主要课题是,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技术革新和官民合作的重要性。

  文章称,亚投行以最大的出资国中国为中心,2016年1月启动运作。亚投行作为国际金融机构的地位逐渐得到巩固。

  文章称,以投融资为例,亚投行迄今为止共批准了25个项目,共计44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二是与世界银行等其他国际金融机构进行的联合融资。融资额的增长符合预期。

  文章称,年会主办国印度谋求利用亚投行发展本国经济。亚投行4月批准了投资1.4亿美元建设印度中央邦道路的项目。包括这一项目在内,亚投行批准的对印度的投融资项目已达12亿美元规模,远高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占总量的近30%。

  文章认为,在年会上,印度作为主办国将召开多个研讨会,强调在印度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的必要性和可能性。配合这次年会,印度还将会举办新的基础设施相关论坛。论坛将召集金融机构、基础设施相关企业和政府有关人士,推动民间资本参与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

  文章称,成员也在稳步增加。5月,亚投行批准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肯尼亚加入,成员增至86个国家和地区。英国、法国和德国等欧洲国家从一开始就已加入,主要发达国家中未加入亚投行的只有美国和日本。

  文章称,作为筹措资金的手段,亚投行将来会发行债券。2017年亚投行获得了三家国际评级机构的最高信用评级。从现状来看,亚投行现在采取的方法是利用自己的资本进行融资,但也将加快推进拓宽集资渠道的准备。

  报道称,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与拉美和非洲主要开发银行达成了协议,将向这些地区拓展金融业务。

  报道称,亚投行5月与非洲主要多边发展信贷银行非洲开发银行签署了谅解备忘录。除此之外,亚投行还于早些时候与拉美主要多边信贷机构美洲开发银行签署了协议。

  报道称,与非洲开发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共同投资基础设施项目的意向扩大了与亚投行合作的多边信贷机构数量。在非洲,亚投行已经在埃及与世界银行集团分支机构国际金融公司合作投资了一个项目。不过,与非洲开发银行的协议很可能带来在整个非洲的机会。

  迄今为止,这家总部在北京的银行投资了25个项目,其中18个都是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和伊斯兰开发银行合作投资的。其他7个项目是亚投行独自出资的。

  亚历山大表示,该银行今年计划增加信贷总额,其去年的信贷额为27亿美元,2016年为16亿美元。他并没有给出目标数额,不过据信该行今年信贷额将在30亿至35亿美元之间。

  亚历山大说:“亚投行开发项目渠道没有问题。我们在不同领域有很多项目。我们的渠道仍将继续增加。”

  报道称,与美洲开发银行共同出资的举措恰逢一批拉美国家作为27个新成员的一部分加入这个银行。巴西是57个创始成员之一,阿根廷、智利、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秘鲁和委内瑞拉随后加入。

  参考消息网3月22日报道“印度已经成为由中国牵头的亚投行最大的受益者,该行迄今为止承诺提供的资金中,四分之一给了印度。”3月19日,当英国《金融时报》网站登出这样一则消息,一些随之“炸锅”:中印摩擦为何未能阻止印度获取亚投行?既然能从亚投行捞到好处,印度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日子也该不远了吧?

  作为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亚投行的名字近年广为人知。2016年1月,亚投行正式开业运营,总部设在北京。成立两年后的今天,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最新消息,亚投行已经批准了43亿美元的,用于为亚洲各地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其中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将用于印度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但这家英国媒体也特别提及印中两国关系存在摩擦。

  摩擦存在的确不假,但由此引出所谓“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在中印关系波折之下为何仍然大笔投资印度”的命题,就有些牵强了。事实上,亚投行过去两年存在的一个重要困扰,就是时常被问起“这是中国的银行吗?”该行官员已多次表示,亚投行是“多边开发机构”。西华师范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龙兴春在接受参考消息网采访时也对此介绍说,亚投行毫无疑问是一个多边机构,中国只是亚投行的发起国,属于其中占有较大股份的一个股东。印度在亚投行的股份虽然没有中国多,但也是股东当中较大的一个。

  况且对亚投行而言,无论设立初衷还是运营模式,根本上关注的还是推进国际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融资活动及项目落地。所以,数据显示印度成为亚投行目前最大受益者,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其实,中印过去几年多次会晤,确定中印要构建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推动两国各领域合作取得长足发展。中印关系呈现积极发展势头,务实合作走向深入,民间友好交往日益活跃。中方也愿同印方共同努力,将这一良好势头保持下去。摩擦还不足以改变中印合作的大趋势。

  亚投行的缘起近乎与“一带一路”倡议同步,因此也被认为两者之间存在某种联动。此前不乏有观点认为,印度加入亚投行是其接受“一带一路”倡议的前兆。但细究这一问题,其实并不简单。

  据龙兴春介绍,从中国方面来讲,亚投行是与“一带一路”相配套的项目,但从国际法角度看,二者是两个不同的事物。而根据布鲁金斯学会印度中心研究员德鲁瓦·贾伊尚卡尔的说法:“新德里方面看到了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之间的明显区别——前者是一个拥有董事会、成员和投票权的机构,后者是中国人的一个愿景,他们把各种不同的项目置于该愿景之下。”

  龙兴春认为,印度加入亚投行、乃至如今成为最大对象国,并不等于印度会跟“一带一路”发生更多关联,也不能因此来判断印度对“一带一路”的态度。

  他说,在看待亚投行方面,印度本身是一个大国,其规模大约相当于10个左右的越南、缅甸这类中等国家;印度自身基础设施比较落后,目前国内也正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因此,印度成为亚投行最大对象国也是比较自然的,这就像中国以前也曾是世界银行很大的对象国一样。

  而在看待“一带一路”方面,龙兴春表示,印度目前不能接受的最重要原因是“一带一路”项目中包含中巴经济走廊。

  事实上,印度目前对待“一带一路”的态度日渐现实。虽然不接受“一带一路”这个概念,但对于一些具体的经济合作、技术合作项目,只要有利,印度肯定还是接受。这不仅仅体现在政府层面,印度的企业首先就会接受。(完)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亚投国际体育官网
电话: 65570599
Email: 17kanxi@qq.com
网址: www.17kanxi.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69号1号楼7层①-0803